5200笔趣阁 > 我老婆是女学霸 > 第二百八十章 宝贝,你有点不对劲(求订阅求票)

第二百八十章 宝贝,你有点不对劲(求订阅求票)

  柳云儿的恩师对自己学生的家庭环境蛮熟悉的,同时与柳钟涛的关系挺要好的,偶然会在一起喝喝小酒什么的,所以很了解柳钟涛是什么样的人,结果...今天遇到了一个翻版柳钟涛。

  不!

  准确地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小云...”

  “不是我故意说你爸,老师我平时和你爸也没少在一起喝酒,太了解你爸是什么样的人了。”老人认真地说道:“而你刚才带来的那小伙子,我感觉跟你爸一模一样。”

  柳云儿愣了一下,不得不说...自己老师的眼光真是毒辣,瞬间看穿了林帆的本质,没错...林帆和老爸差不多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

  “的确和我爸挺像的。”柳云儿随口说道:“不过又和我爸不一样,他这个人挺厉害的。”

  “...”

  “希望如此吧。”

  老头也不想多说什么,面对伤到了自己学生的心,毕竟她也是出于热心,帮忙解决一下问题。

  此时,

  林帆拿着这么一叠文献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点,自从上次野营团建遭到自然界的打击后,柳钟涛就一直没有来上班,林帆也出于关心打电话询问过,得知他最近需要养身体。

  对此,

  工作的压力全部到了林帆身上,不过其实也没有多少压力,翁婿俩上班的态度都是很随意,甚至有时候明明已经在单位,仍然挂上暂不开放的字样,然后躲在办公室里睡觉。

  此刻林帆坐在自己的休息室,准备开始对那些文献进行翻译,先前只是大致看了一眼,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现在林帆发现问题比较严重,这些文献的内容相当生僻。

  当然,

  由于是数学方面的文献,实际可翻译的内容较少,但涉及大量数学知识,对翻译的要求大大翻倍。

  总得来说,

  有点挑战性,可并不是那么的困难。

  ...

  临近中午,

  柳云儿和宋雨溪在一起吃饭,本来柳云儿是打算找林帆一起的,奈何那个家伙现在挺忙的,忙着在赚钱...索性就和闺蜜一起出来了。

  “...”

  “云儿?”

  “你是不是屁股很痛啊?”宋雨溪看出了柳云儿的坐姿有问题,小心翼翼地问道:“昨天晚上被林帆给揍屁屁了吧?”

  刹那间,

  柳云儿愣住了,满脸惊愕地看着闺蜜,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宋雨溪可以看出自己...自己被林帆给揍了屁屁,难道...眼前的这个娘们也有着相同经历吗?

  “嘿嘿...”

  “看着你表情...我应该猜对了。”宋雨溪笑了笑,不由叹了口气道:“你这还行...从昨天晚上开始的,我...我...很早就开始这样了。”

  柳云儿抿了抿嘴,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唉...男人都一个样子。”

  话落,

  抬起头看向了好闺蜜,认真地说道:“最近忙不忙?”

  “还行吧。”

  “我不是还兼职了你们学校的教学嘛,所以...我到不错,周峰...周峰现在天天在家里玩游戏。”宋雨溪苦笑了一下,默默地说道:“我现在很怕他玩物丧志。”

  “要不这样。”

  “让周峰先去处理设备问题?”柳云儿提议道:“别让他闲着。”

  “好啊。”

  “求之不得呢。”宋雨溪急忙点头道。

  话音一落,

  宋雨溪接着问道:“你竞争对手的事情搞定了没?”

  “学术造假?”

  “我下午去问问。”柳云儿随口说道。

  到了下午,

  柳云儿来到了第一科室主任的办公室,轻轻敲了敲门,紧接着便推门而入。

  “柳教授?”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刘主任看到是柳云儿来了,一脸好奇地问道。

  “主任。”

  “我今天找你是关于张盼教授的问题。”柳云儿认真地说道。

  听到柳云儿的话,刘主任愣了许久,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许久之后说道:“张盼教授的问题...其实我也知道,但我们科室现在很需要张盼教授,所以...”

  至此,

  柳云儿算是知道了科室的态度,而科室又代表了分院的态度,瞬间让她有点恼怒。

  “刘主任。”

  “我收到一份关于张盼教授学术不端的资料,里面很详细地列举了张盼教授这些年来,在学术方面的各种不端行为,比如论文造假、压榨学术、套取研究经费等等问题。”

  “我认为...”

  “趁现在事情没有闹大,主要对张盼教授进行调查,同时向社会公众通报,否则...”柳云儿认真地说道:“会陷入到一个被动的局面。”

  这番话让刘主任惊呆了,迫切地询问道:“你...你说得都是真的?”

  “嗯...”

  “如果是假的,我也不会来找你。”柳云儿平静地说道:“刘主任...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希望你可以和分院领导沟通一下,如果被曝光的话,恐怕会对申大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刘主任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和柳云儿说什么。

  “柳教授...”

  “关于张盼的问题...未来你自己去做决定吧。”刘主任随口说道。

  “...”

  柳云儿沉默了一下,其实这番话的真正含义是...刘主任希望暂时把张盼教授给保住,起码让他顺利离开这个位置,而未来主任的座位...就是由自己去担任,那时候再对张盼进行调查。

  这番话讲得很明确了,柳云儿根本无法拒绝。

  “大概多久?”柳云儿问道。

  “最多两个月。”刘主任笑着说道:“应该没问题吧?”

  “好吧。”

  “那我先走了,刘主任。”柳云儿站起身子,面无表情地对刘主任说道。

  “好好好...”

  “柳教授未来就辛苦你了。”刘主任认真地说道。

  ...

  在会公寓的路上,

  柳云儿全程没有说话,静静地开着车,而林帆则坐在边上,拿着一份法语的文献,反反复复已经看了好几遍了。

  这时,

  林帆注意到柳云儿的表情,那家伙...就差额头上写了‘我不开心’四个字了。

  “怎么了?”

  “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林帆好奇地问道。

  “我想到了...尼采所说的一句话,你凝视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柳云儿抿了抿嘴,小声地说道:“笨蛋...我...我今天做出了妥协了。”

  “呃?”

  “什么妥协?”林帆好奇地问道:“什么意思?”

  柳云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今天我和科室的刘主任谈了某人学术不端的情况,我主张现在立马进行调查,而主任希望延迟一段时间,等他离开主任这个位置,最终我只能做出了妥协。”

  “噢!”

  “我还以为什么呢。”

  “这不就是现实嘛...”林帆笑了笑,淡然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习惯了。”

  “...”

  “我知道这是现实...但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还是有点触不及防。”柳云儿淡然地说道。

  林帆耸了耸肩,随口说道:“其实学术不端的情况,全世界都很常见,特别是你们凝聚态物理,虽然凝聚态物理目前仍然是物理研究的主流,但国外的国内的...都在灌水材料和计算。”

  本来,

  柳云儿有一点伤感,但听到林帆的话后,瞬间有点炸怒。

  “你什么意思?”

  “我们凝聚态物理怎么了?”柳云儿黑着脸说道:“你再敢说凝聚态物理不好...晚上你就别想上床睡觉了!”

  “...”

  “哎?”

  “我刚才怎么那么无知啊?”林帆一脸呆萌地质问道:“竟然说凝聚态物理的不是...凝聚态物理可是当今物理学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分支学科之一,我竟然评价它的不是。”

  柳云儿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的脸皮简直厚到无法理解的程度。

  此时,

  林帆偷偷瞥了一眼大妖精,小心翼翼地问道:“晚上,我能睡床吗?”

  “...”

  “你想睡就睡,关我什么事。”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笨蛋?你这辈子有没有对别人做出过妥协?”

  “有啊!”

  “就是你呀。”林帆说道。

  “我...”

  “我除外!”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

  林帆歪着头沉思了许久,然后摇了摇头道:“那没有...”

  “哦...”

  柳云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认真地问道:“笨蛋...未来你到实验室参加工作,而我即是你的导师,又是你的领导,会不会对你造成一些压力?”

  “压力?”

  “压力还是有的。”林帆点点头,默默地说道:“不过我有特殊的解压法,能够快速泄压。”

  “呃?”

  “是什么?”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就是...”林帆看了一眼柳云儿,一脸腼腆地说道:“就是打你的屁屁。”

  刹那间,

  柳云儿感觉到一股怒火用上了头顶,气得她满脸通红。

  “喂!”

  “对我的屁月殳温柔点行不行?”柳云儿愤怒地说道。

  结果,

  话音一落,

  柳云儿都自闭了...这话究竟是怎么从自己嘴里讲出来的?

  此时,

  林帆也很茫然,不过更多是惊喜,一向以高冷女神自居得大妖精,结果突然蹦出这种话,太特么的有感觉了!

  两个字——刺激!

  “咳咳!”

  “宝贝...你有点不对劲哦!”林帆满脸坏笑地说道:“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解锁下一个动作了?”

  话落,

  车内的温度急剧下降。

  ......

  :。:

看过《我老婆是女学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