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笔趣阁 > 妻贤 > 115 闹矛盾
  “老夫人安好!”

  谭婉的声音,有些磁性,带着现代人认知的那种性感。

  陈老夫人一脸的错愕,满是惶恐的看向前面车队,她知道自家大儿子从曹家亲家来了之后,就一直闹矛盾。

  但是她不敢想象,儿子竟然主动给自己纳了妾?这不是对不起曹家吗?

  “娘,这是谭婉,您可以叫她婉儿,这是婉儿的弟弟,谭宁,以后她们姐弟就住我们陈家了!”

  陈明易郑重跟母亲解释,态度明显,这个妾,他做主纳定了!

  曹家不经过自己同意逼迫自己纳妾张莹莹,这一回,他也一样可以回敬曹家一家人,他要纳妾,他们也阻拦不了。

  陈老夫人是真的想昏倒算了,眼下的局面,她想想就心慌。

  不自主的就看向了张玉蓉这个二儿媳妇,眼里巴望着,给帮忙说说吧?

  儿子背着曹家纳妾,就是忘恩负义啊!

  更何况明易跟卫隽两人不是已经过继了世美了么?这是要做什么啊?

  张玉蓉微微的笑笑,对上大哥的眼神,看到了他的坦然淡定,便知道他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了。

  是的,他要做权臣,他要在乱世来临之前,积攒人力物力财力,他要筹谋家族立足根本,也要筹划他后续的精彩人生。

  “这是二夫人!”

  陈明易不需要母亲点头同意纳妾,也不需要等两岁孩子也给母亲见礼,便牵着谭婉的手,转向张玉蓉,给谭婉介绍着。

  “二夫人安好!”

  又是那种低低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张玉蓉微微一笑,给对方略略回礼。

  “你叫谭宁对吧,世美,来,以后多照顾这个孩子,世昊世瑞你们也过来,以后带着谭宁一起玩,知道吗?”

  张玉蓉也只得如此俗气的回应大哥,她支持他的决定。

  不然怎么办?

  帮着不对付的曹家一家子,继续狠狠压制大哥?曹家生生将大哥这样的好男人逼迫成了现代人眼里的渣男,她目睹了整个改变过程。

  客观说,大哥是忘恩负义的。

  可她不想那么客观不成么?

  她也想护短,也有立场,那就是维护大哥,心疼大哥,支持大哥!

  天底下没有任何人愿意,一辈子被人死死的拿捏住,就是亲生儿子都不愿意!

  你不学会放手,那么总有一天,被逼着也要学会放手,曹家如今就是这样的状况。

  也许有一天,自己的三个儿子长大了,自己也要面对放手的这一天。

  但是,她会不断告诫自己,儿子只在年幼时候属于自己,长大了便属于他自己,甚至属于国家社会。

  谭宁看到一个个的孩子过来叫他,给他吃的玩的,很快就忘记了惶恐不安,甚至还知道回头给张玉蓉一个感激的笑脸。

  谭婉也给了张玉蓉一个感激的微笑,很是得体的正式微笑。

  她背负了这么多,不得不存着心眼。

  她要活着,要养大自己的弟弟,就不能傻傻的对任何人掏心掏肺。

  毕竟她带来了过甚家产,这些足以让二房人眼红。二房对她的好,可以是面子,也可以是谋求。

  她带来的这些家产,算自己的陪嫁,也可以算大房的资产,但跟二房绝对是不沾边的。

  这一点,她来的时候,爹跟自己说的清楚明白。

  亲兄弟明算账,这样的道理在他们谭家,是有血的经验教训的。

  张玉蓉无所谓对方的态度,原本大哥这一房的婚内之事就跟她无关,只要不影响到她跟孩子们,她都打算远观。

  张玉蓉自然可以做到无所谓大哥纳妾,但是曹卫隽却遭到了严重打击,之前还是悲痛的哭泣,如今却是连面也不愿意见的地步。

  “不要做梦了,我曹卫隽只要不点头,她这个妾就永远别想进门,陈明易,哪怕你再下作,再不要脸,但是你却没有理由休我。

  只要你休不了我,我就不会答应的,除非是我准许给你的妾,否则你这辈子别想自己找妾,你死了这条心吧,都给我滚!”

  曹卫隽愤怒的对着马车外的陈明易,恨不能杀了他才泄恨。

  他竟然当众牵着那个女人,满脸柔情的过来让她跟自己大妇见礼?他做梦!

  陈明易当然不会滚,他只是护着点羸弱的谭婉,怕她被寒风吹的时间长了。

  “婉儿,不着急,你身体要紧,我扶你先回到车上再说!”

  陈明易知道不能在大马路上这样,带着谭婉见过大妇算是礼节,她不给面子闹腾,再说吧!

  他也不想逼死妻子,更加不想逼死岳父岳母,只想让他们知道,只要自己想,就可以真正做到不被曹家控制。

  并且从此以后,曹家任何人都别想以任何理由任何冠冕堂皇的名声为借口,牵制自己。

  这一辈子从自家不懂事的年纪开始,接受了曹家恩情,可也因此从此活成了曹家设定的模样。

  嫌弃贫穷,清廉直臣的自己,不也是曹家给设定好的么?

  那好,从今天起,自己不再做沽名钓誉的清廉直臣了,自然也无需花费半分曹家钱财,他日自己还能加倍还了当初自家花费的曹家银钱。

  谁不想挺直腰杆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之后,陈明易直接就进入了谭婉的单独马车里。谭宁并未跟着张玉蓉的孩子在一起,而是跟着谭家的仆人们。

  “不需要紧张,你父亲跟我说过你的要求,我自然答应,在外人面前,我会维护你的尊严,也会好好教导你的弟弟。

  既然是一场交易,那就要做到你情我愿,各取所需。

  我家里人如何,你可以不需要真正了解,也不需要勉强自己融入其中。

  到了我的后宅,我会给你安排单独的院子,院子里的下人,只用你自己从那些人中挑选出来的可用之人。

  而我能动用的一切,从现在开始我正式接手了,至于我接手之后如何安排,你不得过问,这是交易原则。

  你的平安脉,我陈家不会越过你自己带的大夫,自然,我陈家任何人有需要的时候,也不会麻烦到你的大夫。

  你的吃食,自然也由你自己安排,陈家吃的你不必在意,自然你们吃的也无需顾忌面子的眷顾我们陈家。

  如此可以尽量避免各种不必要的纠葛,尽我所能,在我的后宅给你一方净土吧!”

看过《妻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