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笔趣阁 > 静天涯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飞羽的身世

第一百二十二章 飞羽的身世

  看到飞羽既激动迷茫,又有热切期盼的眼神,老熊毕竟暗自叹了口气,转过头去,不敢再与飞羽对视。显然,司徒宇所要讲的事情,老熊毕早已知晓。如此,飞羽就更加确信,司徒宇要说的事情,一定与自己的身世有关了。

  在所有人的切切关注下,司徒宇的话语声终于在圣主宫演武场徐徐荡开。随着司徒宇的讲述,一个被人族原圣主岳青玄隐瞒了近十六年的真相,终于浮出了水面。

  在十六年前,人妖两族发生了一次旷古大战。这场大战,几乎将人妖两族所有人剑士和战士都卷入了进来。而人族圣主岳青玄的独女岳素素,正是在这场大战中战死的。然事实上,岳青玄的女儿岳素素并没有在十六年前那次人妖大战中战死,而是失足跌落到了一处悬崖下面。与其一同跌落悬崖的还有一个妖族之人。两人在双双跌落悬崖之后,竟都神奇地活了下来。

  而两人自跌落悬崖之后,虽然性命并无大碍,但却都受了不轻的外伤。在外伤没有养好之前行动大是不便,所以,两个视对方为死敌之人倒也相安无事。可几日后,那个妖族之人的伤势便已好转,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相反,人族的岳素素的伤势却依旧严重。这个时候,若是妖族之人欲杀死岳素素可谓是易如反掌,可妖族之人非但没有行那趁人之危之举,反而还对岳素素百般的照顾。并且将岳素素强行抱到了自己找到的一个山洞之中安歇,他自己却只是守在洞口,不越雷池半步。

  起初之时,岳素素还以人族的高洁和骨子里的执拗,拒绝妖族之人的一切“施舍”。无论是妖族之人打来的清水,还是烤熟的野味,岳素素都连看都不看一眼。在岳素素的心里,就算自己最终渴死、饿死在这悬崖下面,也不会受妖族之人的一点恩情的。因为,自其一出生始,就被其父岳青玄和一众圣主宫的长老们在脑海中灌输了,妖族如何如何的信息。作为人族,特别是人族圣主的女儿,她是不会被妖族之人玷污了她高贵的灵魂的。要不是她自己不能行动,这个山洞她都是不会待的。

  那个妖族之人也不强迫岳素素,但却每天都会准时给岳素素打来清水,和摆上一块烤熟的兔肉。

  说实在的,岳素素早已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才仅仅剑师四级的修为,最多也就能够撑得个七八日不吃不喝。饶是她意志无比坚定,骨子里又倔强执拗,还是快要被腹中的饥饿之感给打败了。不过,岳素素却仍旧在苦苦的坚持着。

  又是一天过去。到了第二天,那个妖族之人如往常一样,在一道朦胧的日光刚刚撒向谷底的时候,便去一处小溪旁打水。妖族之人刚一离开山洞,便有一只野猪嗅着摆在岳素素面前的野味的肉香,来到了山洞之中。

  可是,那些被妖族之人烤熟的兔肉太少了,连给那头野猪塞牙缝都不够。野猪在吃完那些兔肉之后,便把贪婪的目光投向了卧在一堆枯草旁,而不能行动的岳素素身上。

  当妖族之人返回山洞之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当时的妖族之人虽然能够行动如常了,但身上的伤却仍然未曾痊愈。要是放在平常,以妖族之人当时战师六级的修为,随便一拳,就可以将这头野猪轰死。可如今,妖族之人对付一些野兔之类的小野兽还能勉强,对上这头成年野猪,妖族之人怕是就连自身都难保了。

  然则,那个妖族之人却为了救岳素素,不顾一切的向那头野猪冲了上去,眨眼间便与野猪滚在了一起。那赤手空拳与野猪搏斗的场面,直教岳素素骇然不已。

  当那头野猪终于被妖族之人打死之后,妖族之人也已经奄奄一息了。

  岳素素此刻就算再仇恨妖族,也绝对做不到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见死不救。

  于是,岳素素奋力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地向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妖族之人爬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的身份又互换了一下,开始由岳素素整日照顾与野猪搏斗重伤的妖族之人。好在是有那头野猪的尸体,和妖族之人刚刚打回来的满满一袋的清水,两人倒还不致于饿死、渴死。

  又是半个月过去,两人的伤势终于都渐渐好转。可是,悬崖足有几百丈之高,两人当时的修为都是师级,根本无法飞出四面都是悬崖的谷底,便只能被迫留在谷底,等待人妖两族大战结束后,本族之人派人前来救援。

  这个时候,岳素素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对醉月的那种本能排斥。在接下来等待救援的日子里,两人竟如同好朋友一般,开始互相帮助、互相合作。妖族之人打回猎物、取回清水之时,岳素素便准能将“菜饭”准备好与其一起进食;岳素素重伤初愈、身子单薄,妖族之人便将那整套野猪皮做成护体保暖的“棉衣”,给岳素素亲手穿上……

  若是在这个时候,人妖两族的救援之人赶到,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可是,人妖两族就好像将这两人给遗忘了一般,竟是一连半年都没有来救二人。妖族之人和岳素素在这半年的时光中,整日在一起,无所不谈。两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如此一番交集,彼此间就渐渐产生了情愫。最终竟不顾人妖有别的伦理纲常,私自定了终身。

  然则,正当这对被人妖两族遗忘了的私定了终身的患难情侣,打算永远远离人妖两族永远无休止的争斗,在这处山谷中与彼此相守一生之时,妖族终于派人找到了这里。

  一番言语之间,岳素素才知道自己的爱人竟还是一个妖族中的贵族子弟。因此两人立刻便被救出了那个山谷,但那妖族之人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拒绝回到本族之中,而是选择与岳素素继续从此浪迹天涯,不离不弃。

  无奈之下,妖族也只能由着那个妖族之人了。

  岳素素不禁对自己这个爱人的身份大加怀疑,可无论怎么问,那个妖族之人也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是一名普通的贵族子弟而已。再者,两人私定终生时,已经立过誓言:从此忘掉人妖的身份,对彼此之前的姓名出身亦不闻不问,今生只与爱人长相厮守。

  最终,岳素素也只能做罢。

  然则,好景不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妖族之人与岳素素隐居的地方突然被司徒宇发现了。司徒宇很快便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岳青玄,岳青玄则是立刻秘密带人来到了这里。

  岳素素与妖族之人的话一样,说什么也不回到人族,而是选择与妖族之人浪迹天涯,不离不弃。

  岳青玄虽然气愤难耐,却也只能罢手而归。

  自此之后,那个妖族之人与岳素素便开始在人妖边境的各个小山村中过起了逃亡的日子。岳青玄回到圣主宫之后,为了防止自己的女儿私自嫁给妖族之人的消息外泄,竟将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族剑士全部杀死了。要不是司徒宇立誓绝不泄漏半点关于此事的消息,又以师弟的身份苦苦哀求岳青玄,怕是岳青玄也会对司徒宇痛下杀手的。

  因此,这件事就这样被隐瞒了下来。

  自此,那个妖族之人和岳素素的消息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之到五年之前,当“远古遗迹”之门出现在已被妖族灭宗的剑雨宗小连子一带,岳青玄与司徒宇前来探查“远古遗迹”之门的消息时,司徒宇才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了岳青玄就隐居在小连子山脚下的阮家村。

  并且知道,岳素素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而那个妖族之人却不知所踪。紧接着,妖族便因“远古遗迹”一事,对阮家村发动了侵袭,那个少年的母亲死于妖族之手。而那个少年,便被剑雨宗收为了宗门弟子……

  故事讲到这里,大多数人都已经听得非常明白,自阮家村被剑雨宗带走的少年中,只有飞羽一人是只有母亲而没有父亲的。也就是说,飞羽正是司徒宇口中所说的人族圣主之女岳素素的儿子。

  猛然间,一切疑问都瞬间在飞羽心中解开了。

  怪不得自己从小就力大如牛、怪不得自己可以修炼妖族炼体功法、怪不得母亲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搬一次家、怪不得剑雨宗带着一众阮家村的少年会直接来到圣主宫、怪不得圣主岳青玄要将自己等人留在圣主宫,还送给自己一枚无比珍贵的空间戒指,原来他竟自己的外公?怪不得司徒宇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自己……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竟一个妖族之人!

  这一刻,飞羽脑海中又想起了母亲遗言中的那句话:“娘要告诉你,人族之中也有坏人,妖族之中也有好人,凡要都要就事论事,切不可固执迂腐。娘不允许你仇视妖族,绝不允许!”

  “是呀,我本是妖族之人的儿子,娘又怎么会让我仇视妖族呢?”飞羽的面部表情平静地吓人,除了两行清泪顺颊流下,竟看不出一点内心中的起伏波澜。

  “此子是妖人之子,杀了他!”不知是谁第一个高喊出声,台下众人族子弟立刻纷纷叫嚷着乱成了一团。

  多少年来,人族和妖族之间的仇恨,就像刻在每一个人族的心里。所有人族中人,不论是怀有修为的剑士,还是普通的山野村民,无不谈妖色变,将消灭妖族视为终身之所追求。现在,一个妖族之子,竟然要成为了他们的新圣主,若不是在这关键时刻有人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人族岂不成了他妖族的附庸?还何谈剿灭妖族的煌煌大业?

  然则,即或是有人在这关键时刻,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及时制止了飞羽要成为圣主继承人的事实。这些嫉恶如仇的人族子弟,也无不视此事为奇耻大辱。因此,当有人高喊要杀了飞羽之时,人族的子弟们终于是爆发了。

  :。:

看过《静天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