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笔趣阁 > 静天涯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实力相拼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实力相拼

  阮青燕、叶争几人刚刚向熊毕问完话,就见熊毕竟如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突然本能的将双眼紧紧闭上,全身还瑟瑟发起抖来。

  “宗主,飞羽到底怎么了?”阮青燕几人见熊毕这样,更加焦急了,连连催问不止。

  “你们自己看……”熊毕虽然睁开了双眼,却仍旧不敢将目光移向比武高台。只打手一指,其全身的无力之状竟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

  “义父!我们自己要是能看得明白,又何需问您?”庄滢都快要急疯了,这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自己的义父大吼起来。

  熊毕被庄滢这一声大喝,非但没有丝毫恼怒,反而还突然面露喜色,将目光瞬间移向了比武高台。

  “羽儿,好样的!”随之便见熊毕一边紧握右拳,一边为飞羽喝起彩来。其滑稽可爱的样子,竟像足了一位民间围观卖艺者的民众。

  原来,刚刚司徒楠刺向飞羽后背一剑,竟然被飞羽以战师十级的妖族炼体修为给硬生生抗下了。非但如此,只此片刻之间,司徒楠又接连向飞羽攻击了不下几十剑,虽然大多数的攻击都被飞羽以手握“黝黑巨剑”所挡下,但还是有很多次攻击,实实在在的或斩、或刺的击中了飞羽的身体。然,飞羽的身体竟在司徒楠赤红飞剑的猛力攻击之下,毫发无损!

  正因如此,飞羽与司徒楠两人的交手并未停止,而是仍在继续着。所以,庄滢才会对老熊毕大吼起来。而熊毕原以为,刚刚司徒楠刺向飞羽后背的一剑,就算不能对飞羽的生命构成威胁,但却是必能将飞羽伤于剑下。他这才不敢睁眼相看,也才在阮青燕、叶争他们问向自己时,手指高台,并言之让他们自己去看。两人的交手停止了,自然是谁都能看得明白了。相反,庄滢一说他们看不明白,老熊毕就立刻判断,刚刚那一剑并没有伤了飞羽,两人的交手还在继续。

  “看来,合金之体的传说果然是真得!”熊毕又自语了一句。

  “义父,别光顾自己看呀!快给我们讲讲!”庄滢等人自然是在老熊毕的表情变化中,猜到了飞羽暂时无恙的结果,但却愈加地对两人的比武好奇起来。

  就在老熊毕为几个弟子讲述刚刚飞羽所经历的种种危险之时,飞羽与司徒楠又斗了不下数十个回合。飞羽以其战师十级的“合金之体”和那把特异的“黝黑巨剑”,竟将一位剑尊四级的高手的攻击,给完全接下了。当然,若不是司徒楠因自己胸口的伤口,在与飞羽的交战中裂开的越来越大,鲜血股股的外流不止,就算飞羽再有逆天本领,也早就被一位剑尊四级的高手给败于剑下了。此一战中,飞羽还是占了很大的便宜的。

  或者说,只要司徒楠服用“启玄丹”后提升的修为之作用,能够再延长一些时间的话,飞羽也就要支撑不住了。妖族炼体修为的消耗,如人族丹田中的玄气一般,也是有一个极限的。

  但是,司徒楠服用“启玄丹”,将修为暂时提升至剑尊四级的这最后一刻钟,终于还是结束了。

  只见刚刚还控制着赤红飞剑对飞羽连刺带斩的司徒楠,骤然间自空中跌落于高台之上,脸色也瞬间蜡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的汗水如雨滴滴在脸上一般,扑簌簌顺颊滚下。远远看去,哪还像一个剑尊级的高手?

  而此时的飞羽也比司徒楠好不到哪去,全身的衣衫早已在司徒楠飞剑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下破烂不堪,身上虽然没有伤口,但却布满了一道道深深的剑痕。使那如泛着古铜色的身体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最要命的是,飞羽几乎就要脱力,要不是凭借着自己内心中的那一份坚韧不服输的劲,此刻他早已倒在了比武高台之上。

  两人的打斗突然停了下来,是已经分出胜负了吗?

  连一直紧紧盯着两人打斗的,本次比武胜负的最终裁决者谷自成,都不知道该到底作何裁决。

  静,出奇的静,整个圣主宫演武场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突然,司徒楠强行忍着丹田中传出来的巨痛,再次从怀中掏出一颗“补气丹”服了下去。而后,又将自己左胸的伤口胡乱地包扎一番,牙关紧咬,再次以意念控制着自己的赤红飞剑向对面的飞羽刺去。

  “楠儿,你不要命了!”司徒宇虽在司徒楠刚刚掏出“补气丹”的第一时间,就大声阻止,但却仍然未能阻止得了。

  “补气丹”是可以在瞬间内将自己消耗一空的玄气完全补满,但那是指在剑士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譬如此刻的飞羽,若是给来上一颗“补气丹”,他就会立刻恢复如初,便可以再次施展一次威力惊人的剑诀。可司徒楠此刻的状况却并不是丹田内的玄气消耗一空,而是因服用那“启玄丹”强行提升修为而产生的副作用,才会如此这般的。如此情形之下,再强行服用“补气丹”那无异于服用一颗毒性极强的毒药,自己的丹田气海弄不好都会因此而被彻底废掉,使其从此变成一个废人。

  司徒楠又怎能不知这其中的利害?但,他更知飞羽也仅剩一丝的力气了,如果他狠一狠心、咬一咬牙,就绝对可以将飞羽一剑轰成渣渣。正因如此,司徒楠才会不惜挺而走险,欲服用一颗“补气丹”,来换自己哪怕只有一息时间的全盛时的修为,最终一击将飞羽斩于剑下。

  司徒楠突然出手这一变故,立刻打破了整个场面的安静,再加上司徒宇的那一声大喊,场面就更加热闹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立刻集中到了飞羽身上,他们要看看,这个能够超越这么多等级越级挑战的“体气”双修之人,此时还能如何应对司徒楠的夺命一击。

  熊毕、阮青燕、叶争、庄滢、罗黎这几人,已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心跳仿佛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因为,他们知道,如果飞羽不能接下司徒楠这夺命一击,就会立刻死在其赤红飞剑之下,根本不会出现虽重伤落败,却能保住性命的可能。

  就在这一刹那间,飞羽脑海中的“神秘远古文字”再次加快了围绕着“米粒”的旋转速度,与此同时,那个被飞羽炼制成废丹的“丹药”,竟然在飞羽的腹中出现了一丝要被消化了的迹象。飞羽只感觉自己就好像突然吃到了什么“仙药”一般,完全力竭的自己竟瞬间充满了力量,就在司徒楠的赤红飞剑堪堪刺入自己腹部二寸有余之时,飞羽突然手握“黝黑巨剑”用力一个旋转,司徒楠的赤红飞剑便立刻被荡飞出去。

  再观司徒楠,终于是仰天喷出一口足有丈许的血注,而后直挺挺倒在了比武高台上。

  飞羽则是手握“黝黑巨剑”,遥遥立在高台上一动不动,双目毫无惧意地扫视着台下那些年轻剑士。身上褴褛不堪的白色衣衫迎风翻转,破烂衣衫下那夹杂在古铜破肤下的道道剑痕若隐若现,让人观之不禁悚然动容,还有哪个年轻剑士再敢上台挑战?

  以熊毕为首的阮青燕等人立刻高声欢呼起来。

  而司徒宇则是立刻飞身高台之上,抱起自己的儿子转身便走。

  景峰等一众圣主宫的长老们,也开始面露喜色的来到高台上为飞羽道贺。

  负责此次圣主继承人比武竟选最终裁决的圣主宫执法长老谷自成,立刻大手一挥,准备隆重宣布此次比武最终获胜者飞羽,就是下一任圣主继承人。

  “等等——”就在这时,司徒宇突然去而复返,轻身一跃,也来到了高台之上。

  “左使大人,令公子的伤势无大碍吧?”景峰这一问倒还真是出于对司徒楠的关心。毕竟都是人族之人,虽然因争夺权力使其与司徒宇不和,但司徒楠怎么说也是人族中不可多得的天才,要是真得就这么死了,对于人族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然则,景峰的真诚关心被司徒宇看在眼里,却变成了赤裸裸的讽刺嘲笑。只见司徒宇立刻冷哼一声道:“我儿子的事,不用你们假仁假义!”

  “你——”景峰气得胡子直抖,他刚要再出言再与司徒宇理论,便被谷自成制止。

  只见谷自成冷冷地对司徒宇道:“不知左使大人阻止我宣布圣主继承人比武大会的最终获胜者,意欲可为呀?”

  司徒宇也是冷冷一笑道:“意欲何为?我当然是要保证我人族圣主继承人之身份,不被妖族之人所窃取。”

  “左使大人此话何意?”景峰一下子从司徒宇的话中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也顾不得刚刚还要出言与之理论之事,立刻开口向其问道。

  司徒宇看了看景峰,又看了看圣主宫的众位长老,而后才转过身来,对着台下各大宗门的宗主及精英弟子们朗朗说道:“我人族的子弟们,有一件事压在我心里已有十六年之久,我本该早就将此事公布于众,但却一直迫于原圣主岳青玄的胁迫,而不利己隐瞒到了现在。今天,若是我再不将这件事说出去,我人族圣主的身份可就落到了妖族手中。事关我人族大业,我再顾不得那许多了,必须要将十六年前的那件事讲出来!”

  司徒宇的声音在圣主宫演武场上空悠悠飘荡开来,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震。到底是什么事情?竟会被岳青玄胁迫其压在心里十六年之久而不敢说出来。而且,还是事关人族大业的事情。这件事又与人族圣主继承人的身份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些事都与那个飞羽有关?可怎么还跟妖族又扯上关系了呢?

  整个圣主宫的演武场再次安静下来。

  然则,与圣主宫演武场的异常安静恰恰相反的是,飞羽此刻的内心中却是如惊涛骇浪般涌动起来。飞羽知道,司徒宇接下来所要讲的事情,怕是多伴都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

看过《静天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