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笔趣阁 > 静天涯 > 第一百二十章 剑诀展神威

第一百二十章 剑诀展神威

  谁都知道,司徒楠在刚一动手,就已经使出来全力,他这是要对飞羽一击而中。

  如果换作是刚刚自“远古遗迹”出来时的飞羽,光是这一击所散发出来的剑尊四级强者的威压,他就根本受不了。更何况伴随着这股威压而来的,还有那足以摧毁一切的赤红飞剑了。

  但现在的飞羽,却是已经将自己的妖族炼体修为突破至了战师十级,而且还意外的修炼出了那传说中的“合金”之体。如此再面对一位剑尊四级强者的威压之时,自然是从容了许多。

  只是那随之而来的,足可以摧毁一切的赤红飞剑,飞羽却是绝对无法抵挡,只能想办法躲避过去。

  飞羽也没有多想,直接意念一动,在体内将刚刚学会的《玄通剑诀》第一层增境界的“幻影”施展出来。

  没想到飞羽还真是歪打正着,这《玄通剑诀》第一层境界的“幻影”施展出来之后,不仅能够让其飞剑幻化出上千上万个影子,也可以让修炼者本身幻化出数之不尽的影子。

  下一瞬间,司徒楠的赤红飞剑直接洞穿了其中一个“飞羽”的头颅。然,却没有发出任何头骨被剑身穿碎的声音,也没见有任何一滴鲜血飞出。

  不用说,司徒楠飞剑刺中的并不是飞羽的真身,而只是他施展《玄通剑诀》第一层境界的“幻影”,所幻化出来的一个影子。

  司徒楠的真实修为,已经是剑尊一级的高手了,自然是知道剑诀。甚至,他早已经在圣主宫的藏书阁中挑选好了适合自己修炼的剑诀。

  惟其如此,他对剑诀的修炼难度就更是深有体会。然,即便这般,要是飞羽的修为已经突破至剑尊级了,他司徒楠也能勉强理解。可飞羽的修为明明才是剑师五级好吧?一个剑师五级的剑士,竟然能够学会只有在剑尊级才能修习的“剑诀”,这真得超乎了司徒楠的想象,也超乎了几乎所有人的想象。

  “怪不得此子拒绝我等提出的合作邀请,原来他的后手在这里。”景峰大长老连连在心中赞叹。在景峰看来,就算人族圣主之位落入了飞羽之手,也好过落入到司徒宇父子之手。他们这些圣主宫的长老们,倒还是真得有点期待着飞羽能给他们带来奇迹。

  “不可能!绝不可能!这一定是妖术!”司徒楠本就嫉妒心极强,心胸极其狭隘。一直以来,他自己都是以“人族第一天才”而自居的。而且,他司徒楠也确实有这个自傲的资本。在刚刚二十几岁,就突破了别人在五六十岁都不定能够突破的剑尊级,如果没有飞羽的出现,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人族第一天才”。可是,这个飞羽也不知是从哪蹦出来的,自他司徒楠一从灵族回来,其父司徒宇便一直在说这个飞羽如何何厉害。他虽然不好直接反驳父亲,但在心中却很是不以为然。

  直到亲眼见到这个被其父传得有些邪乎的飞羽,刚刚又真正的交上了手之后,司徒楠才真正有点明白其父为何会如此看重这个飞羽了。

  想到此处,司徒楠更是立刻在心中发狠,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飞羽斩于剑下,就算这个飞羽真如传说中那个邪乎,他也要让其活不过明天。

  只见司徒楠突然大吼一声,其赤红飞剑无声飞起,如一只闯入了饭橱的无头苍蝇一般,急速地乱撞起来,只眨眼的时间,便将飞羽施展剑诀所化的那些影子全部斩于剑下。

  然则,飞羽却从其背后突兀的出现了。

  司徒楠大惊失色,立刻收回飞剑,直指飞羽小腹,又疾风般刺去。

  这剑诀的威力果然巨大,飞羽才只学会了《玄通剑诀》的第一层,就已经可以在剑尊四级修为的司徒楠的全力攻击下,从容应对了,这要是再学会了第二层、第三层,那岂非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当然只是一种妄想,就算飞羽有脑海中的“神秘远古文字”,在其练气修为没有真正达到剑尊级之前,仍旧无法练会《玄通剑诀》的第二层,更不用说第三层了。就是如熊毕这般,在剑尊级浸淫数十年的老家伙,也只是将《玄通剑诀》的第二层才给练会了。更何况飞羽了!

  因此,面对司徒楠又向自己小腹刺来的一剑,飞羽体内玄气飞速旋转,再次将《玄通剑诀》的第一层境界“幻影”使出来,原地便又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但这一次,还不待司徒楠锁定自己的真正方位,飞羽便意念一动,其背后剑匣中的“黝黑巨剑”立刻冲破出剑匣,顿时化作千道万道剑影,将司徒楠牢牢罩住。

  司徒楠早就从其父口中得知,飞羽已经可以控制飞剑对敌了。但当其看到飞羽施展剑诀,突然化出的千道万道剑影之后,还是震惊的几乎要僵在原地。司徒楠绝对相信,就算他此刻能与飞羽一样,也能够施展剑诀对敌。以他剑尊四级的修为,施展出来的剑诀,也不会有飞羽这般强大的威力。

  他哪里还敢再行托大,立刻收回飞剑连连后退,总算是凭借着剑尊级四级的修为,自飞羽剑影下逃了出来。

  司徒楠已经够惊讶得了,那些观战的剑尊级强者却是比司徒楠还要惊讶。他们对飞羽刚刚所施展的剑诀看得清清楚楚,抛开飞羽的修为不谈,就只说飞羽施展剑诀所产生的威力,就是连他们这些剑尊五六级的强者,也唯有自叹不如的份呀!

  “此子,太逆天了!”这是所有剑尊级强者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此子的变数太大了,半月前还仅是能控制飞剑对敌,短短半月的时间竟又能施展剑诀了!无论如何,今天一定不能放此子活着离开圣主宫,否则将后患无穷!”司徒宇恶狠狠地在心中暗道一句。

  只有老熊毕是既惊讶,又高兴,他真得没有想到,飞羽竟是如此的聪慧,仅看了一遍,就能将《玄通剑诀》的第一层学会。如此看来,这人族圣主的身份,是非他这个爱徒莫属了。

  至于那些尊级以下修为的剑士,早就都被飞羽的逆天表现给吓傻了。再说,这个级别的战斗,他们也根本就看不明白了。

  倒是飞羽自己,却是深知,想要再施展这威力巨大的剑诀,怕是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丹田内的所有玄气,在刚刚那一瞬间,已经完全消耗一空。也就是说,想要施展威力强大的剑诀,也得有与之匹配的修为实力。此时的飞羽,显然是没有。

  自飞羽那漫天剑影中逃脱出来之后,司徒楠便已在心中萌生了退意。因为,他服用“启玄丹”斩时将修为提升至剑尊四级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在此时剑尊四级的修为他都不是飞羽的对手,药效时间一到,他的修为立刻退回到剑尊一级,更不可能是飞羽的对手了。

  可是,正准备收剑投降的司徒楠却迟迟不见飞羽向自己发起第二次攻击,不禁心中大是疑惑。心念电闪间突然想明白了,他司徒楠可以通过服用“启玄丹”,暂时将修为提升至剑尊四级,那个飞羽或许也是通过某种秘术,才能以剑师五级的修为就能施展剑诀,控制飞剑对敌的。而看结果,好像那个飞羽的秘术还远远不及“启玄丹”效果,施展秘术的飞羽也就仅能施展一次剑诀对敌。

  想到这里,本已萌生退意的司徒楠立刻来了精神,大喝一声,控制着自己的赤红飞剑再次向飞羽的身体横斩而来。

  飞羽此时真得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黝黑巨剑”失去了体内玄气的支撑,已经不可能再变为“飞剑”对敌,也只有拿在手中了。同时,他也不可能再施展出如《玄通剑诀》第一层境界“幻影”那样的身法。面对司徒楠突然横斩过来的一剑,他除了以妖族炼体的力道,手握“黝黑巨剑”硬挡之外,便再无他法。

  司徒楠的飞剑太快了,飞羽来不及细想,唯有本能的手挥“黝黑巨剑”,对着司徒楠的赤红飞剑迎了上去。

  但,司徒楠又岂会与他飞羽硬碰硬,立刻控制飞剑躲开了飞羽的“黝黑巨剑”,赤红飞剑陡然改变方向,又自上而下向飞羽的头直刺而下。

  飞羽再挡,司徒楠再躲,就这样,两人一攻一守越来越快。远远观之,在飞羽周身就像有数万柄赤红飞剑,在纵横交错着对着飞羽的身体乱刺、乱砍。若不是飞羽有妖族炼体功法的力道加持,在体内没有一丝玄气的情况下,莫说在一位剑尊四级的高手的攻击下能够支撑这短暂的时间,怕是连人家随手的一下攻击都未必能能抵挡得住。

  众人们再一次切身感觉到了“体气”双修的好处。

  然则,飞羽的妖族炼体修为毕竟才刚刚到了战师十级,在面对一位剑尊四级高手的攻击时,能支撑这片刻时间,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时间稍长一点,飞羽手中的“黝黑巨剑”还是无法快过司徒楠的赤红飞剑。

  终于,司徒楠的赤红飞剑抓住了机会,宛如一道流星般,对着飞羽的后背疾刺而去。而此时飞羽手中的“黝黑巨剑”才刚刚荡开司徒楠刚刚斩向自己双脚的赤红飞剑,绝然是无法再挥剑格挡了。闪身避开则更是不可能的事。

  在台下一直兴奋观战的熊毕立刻紧张起来。由于阮青燕、叶争、庄滢他们早已看不明白如飞羽、司徒楠这个级别的交手了,便一直都紧紧盯着熊毕的神情,从而通过熊毕神情的变化来判断飞羽与司徒楠比武的进况。

  此刻他们见熊突然紧张起来,就知道是飞羽有了危险,也立刻将目光移向高台,但入眼处除了是一片剑光、剑气、剑影外,却什么都看不见。又不禁将目光从高台上收回来,再次看向熊毕,齐声问道:“宗主,飞羽到底如何了?”

  :。:

看过《静天涯》的书友还喜欢